“二十三,祭灶官”,這幾乎是全國上下一致的活動,新年氣象開始顯現出來了。祭品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灶糖,神吃是假的,人吃是真的。

【健康話題】

糖對人來說是不可缺少的食品,因為人體機能活動的能量有70%是靠糖供應的。機體缺少糖,好比火車缺少燃料:沒有燃料,火車無法轉動;沒有糖,人的生命就會終結。糖的主要來源是人們所吃的食物,以米麵之類的主食為含量最豐,也包括直接吃糖。糖有三個類型,包括葡萄糖、果糖、半乳糖之類的單醣,蔗糖、麥芽糖、乳糖之類的雙醣和澱粉,糖元、纖維素之類的多醣。我們平時吃的食糖、糖果和用於祭灶的醣類都是雙醣,吃的食物中的醣類都是多醣。這些糖不能直接被機體吸收,必須經過氧化分解的過程使它變成單醣後,才能在機體中發揮作用。當機體生病時,這一接受渠道會受到影響,故醫生會直接給病人使用葡萄糖之類的單醣,以解決糖供應之不足,促使機體盡快恢復到健康狀態。

»糖是甜甜蜜蜜的藥

糖自古就被作為藥物使用,或直接用於一些疾病的治療,或作為矯味劑,中和與改變一些具有刺激性藥物的性味,以便被病人接受。白糖味甜,性平,有潤肺生津之效,可用於肺燥咳嗽、口乾燥渴、中虛脘痛的治療。古醫籍《子母秘錄》《隨息居飲食譜》《本草綱目》《本草經疏》《食療本草》《唐本草》中,均有其具體運用的記述。冰糖是由白糖提煉而成的冰狀結晶物,與白糖性味相同,有補中益氣、和胃潤肺之效,古方書中有用它治療咳嗽、多痰、口疳、久瘧和噤口痢的。飴糖味甜,性溫,有緩中補虛、生津潤肺之功,常用於對勞倦傷脾、裡急腹痛、肺燥咳嗽、口渴咽痛、吐血、便秘的治療,《金匱要略》中的大、小建中湯,《聖濟總錄》中的飴糖丸等,都是對它的具體運用。紅糖的含鈣、含鐵量和其他營養成分在蔗糖中最高,具有益氣、緩中、化瘀、消食的作用,最宜於婦女經期、孕期、產期、哺乳期使用。

»小心被糖衣砲彈射中

無論是從機體生理需要還是從藥、食的角度去認識,食糖對人都是有益的,這是肯定的答案。但食之過多會給身體帶來危害,這也是不容忽視的問題。小兒齲齒、佝僂病、近視眼及食慾減退、腹脹、肥胖症、糖尿病、脂肪肝等疾病的發生,或多或少與食糖有關。有研究說,空腹吃糖會影響人體處理膽固醇和脂肪的能力,造成血脂和膽固醇的含量增高,從而成為引發冠心病的誘因。同時還會損傷人體的“長壽蛋白”,使人骨骼的彈性減弱、皮膚僵硬變皺,促使人衰老。國外有報告說,過量食糖不但使人的脾氣變得怪僻,還是膽囊癌、肝癌、子宮癌、乳腺癌等高發的直接原因。此外,服用龍膽酊、健胃散、小兒散、龍膽大黃合劑等苦味健胃藥時,也不能加糖或食用含糖高的甜食。因為這些藥物幫助消化的機理正是苦味刺激末梢神經的結果,掩蓋了苦味,就使藥物應有的作用喪失,更沒有治療效果可言了。

生活中的喜慶活動無不與糖發生聯繫,其中糖具有“甜甜蜜蜜”的好名聲是重要原因。因為中國人講口彩,“甜甜蜜蜜”象徵生活美滿、幸福,是再好不過的吉利話了。

【相關信息】用糖忽悠灶神

灶神是古代民間信仰中的主要神,究竟是誰,說法可就多了,起碼有炎帝、黃帝、祝融三說,可能與地區信仰習慣的差異有關。唐代以後,他才有了名姓,還有妻子和六個兒女,是上帝派往每個家庭的耳目,專察人間過失。月晦之夜,他上天白人罪狀,大過減壽三百天,小過減三天。所以,他在人間有了權威,“祭灶”是人們討好他的表現。其間人們也玩了個心眼,用灶糖祭他,又甜又黏,吃人家的嘴短,堵上他的嘴,他就不亂說了。中國人與中國神之間如社交一般的人情味可見一斑。 “祭灶”的禮節原本簡單,唐代詩人羅隱“一盞清茶一縷煙,灶君皇帝上青天”的詩句可證。後來逐漸復雜化了:“古傳臘月二十四,灶君上天欲言事。雲車風馬尚留連,家有杯盤豐典祀。豬頭爛肉雙魚鮮,豆沙甘松粉餌圓。男兒酌獻女兒避,酹酒燒錢灶君喜。”按照南宋詩人范成大的說法,祭祀活動要由男人主持,祭品葷素皆有,還要灑酒燒錢,目的是要“醉司命(灶君)”。用酒醉他也罷,用糖粘他也好,異曲同工,千方百計封住灶君的口罷了。據說灶君上天還要騎馬,有的地方還要殺隻大紅公雞“祭灶”,以雞代馬。如今,“祭灶”的一套大多數人是不信了,但在這一天吃點糖的習慣卻被保留了下來,因為這一天是進入年關的標誌,具有紀念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