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性腎炎、慢性腎炎、腎病綜合徵等是最常見的腎病,以下10法是最常用的治療法則。

疏風解表法

主要適用於急性腎炎初期,風水相搏、水濕氾濫,以及慢性腎炎急性發作等出現肺衛症狀者,如發熱惡寒、頭痛鼻塞、浮腫、咳嗽,脈浮,化驗檢查見蛋白尿等。

常用藥物有麻黃、蘇葉、薄荷、金銀花、連翹、防風、防己、桑白皮、益母草、白朮、茯苓、白茅根、浮萍、薏苡仁、蘆根、冬瓜皮、生薑皮等。常用方如越婢加術湯、五皮飲及疏風利水湯(經驗方:金銀花、連翹、蘇葉、浮萍、桑白皮、益母草、白茅根、車前草、生甘草)等。

宣肺解毒法

適用於急性腎炎,或慢性腎炎急性發作而肺經熱毒較盛者,症見發熱、咳嗽、浮腫、咽喉腫痛、尿少而赤,舌苔薄黃,脈浮數等。

常用藥物有金銀花、連翹、黃芩、桑白皮、桔梗、前胡、沙參、玄參、射干、牛蒡子、石斛、益母草及六一散等。方如銀翹散、桑菊飲等。

清營透達法

常用於急性腎炎或慢性腎炎急性發作,濕毒熱邪內攻、稽留營血,傷及腎臟者。主要表現為顏面皮膚浮腫、低熱不退、疲倦乏力、小便黃赤,化驗檢查見蛋白尿、紅細胞等,或患有瘡癤等病,舌苔黃,脈浮數。

常用藥物有金銀花、連翹、麻黃、赤小豆、牡丹皮、赤芍、生地黃、紫花地丁、茯苓、玉米須、益母草、青蒿、蘆根等。方如清營湯、犀角地黃湯、麻黃連翹赤小豆湯等。

理氣宣降法

適用於急慢性腎炎,水濕較盛氾濫上逆、肺氣不利、肺部滿悶者。主要表現為胸部滿悶、浮腫、咳嗽、氣急心悸、不能平臥,苔白,脈弦等。

常用藥物有蘇子、葶藶子、厚朴、枳實、枳殼、陳皮、半夏、大腹皮、香櫞、陳葫蘆、桑白皮、杏仁、桔梗、甘草等。方如蘇子降氣湯、葶藶大棗瀉肺湯等。

益氣行水法

適用於脾肺氣虛,腎病水腫嚴重,症見顏面、四肢全身水腫明顯,不易消退,反复消長,倦怠乏力、食納減少、大便溏薄、小便清少,舌苔薄白,脈細者。

常用藥物有黃芪、白朮、茯苓、山藥、黨參、薏苡仁、防己、澤瀉、車前子等。常用方如防己黃芪湯、五苓散等。

溫陽利水法

適用於慢性腎病、急性腎炎,脾腎陽虛,全身浮腫、遷延不愈,面色白而無華,或黧黑,肢冷畏寒、腰膝酸軟、腹部脹滿、大便溏,舌淡苔白,邊有齒痕,脈沉細等。

常用藥物有附子、桂枝、乾薑、茯苓、白朮、山藥、黃芪、陳皮、大腹皮、厚朴、砂仁、車前子、澤瀉、川椒目、商陸、巴戟天、甘草等。方如苓桂術甘湯、真武湯、五苓散、實脾飲、疏鑿飲子、濟生腎氣丸等。

固攝補腎法

適用於慢性腎炎久治不愈,頭暈耳鳴、腰膝酸軟、疲倦乏力、遺精滑洩,舌苔薄白,脈沉細,及化驗檢查見蛋白尿較重等。

常用藥物有黃芪、白朮、山藥、芡實、蓮子、益智仁、金櫻子、五味子、龍骨、牡蠣、菟絲子、枸杞子、生地黃、熟地黃、杜仲、潼蒺藜等。常用方如金鎖固精丸、水陸二仙丹(芡實、金櫻子)、茯菟丹(《太平惠民和劑局方》)等。

三臟同治法

適用於慢性腎炎或腎病綜合徵等脾、肺、腎俱虛的嚴重腎病。肺為水之上源,腎為水之下源,脾為水運之樞機,脾、肺、腎陽虛,表現為尿少、浮腫嚴重,氣短喘息、呼吸不利,食納減少,疲倦乏力,或噁心嘔吐、腹脹便溏,腰膝酸痛等。

常用藥物有沙參、麥冬、西洋參、桑白皮、人參、黨參、山藥、白朮、薏苡仁、茯苓、陳皮、枸杞子、菟絲子、淫羊藿、杜仲、車前子等。

活血化瘀法

適用於慢性腎病,久病入絡,氣血瘀滯者。症見全身浮腫、尿少,倦怠乏力,或腹部脹滿膨大,日久不消,甚則面色灰滯,黧黑無華,舌質紫暗,或有瘀斑瘀點,苔白,脈細,及化驗檢查見尿中紅細胞久不消退者。

常用藥有桃仁、紅花、當歸、赤芍、白芍、丹參、牡丹皮、三七、牛膝、土鱉蟲、益母草、澤蘭、大黃等。活血化瘀法在治療腎病的過程中,與各種治則配合應用,可增強療效。

益腎養陰法

適用於急性腎炎水腫消退後進入恢復期,有傷陰表現者,或慢性腎炎有氣陰兩虛表現者,或誤用溫補,或濫用激素,從而有傷陰表現者。症見口燥咽乾、舌燥唇乾、虛煩不眠、骨蒸潮熱、自汗盜汗、腸燥便秘等。

常用藥如沙參、麥冬、石斛、天花粉、女貞子、生地黃、旱蓮草、山藥、山茱萸等。常用方如六味地黃湯、大補元煎、參芪地黃湯等。

此外,在急性腎炎恢復期,常出現濕熱未清的表現,症見口乾、口苦、舌苔黃或黃膩、小便黃等,此時宜用芳化清利法,藥用藿香、佩蘭、黃芩、連翹、石葦、淡竹葉、白茅根等。急性腎炎水腫消退後,還常出現脾虛的表現,如面白、納差、乏力、腹脹、舌淡等,宜選六君子湯、香砂六君子湯、補中益氣湯等。

在腎病的治療過程中,有幾個問題需要特別說明,一是蛋白尿的問題,二是應用激素後撤不下來該怎麼辦,三是腎功能衰竭的病機與治療原則,四是腎病中最常並發的高血壓病問題。

1.蛋白尿的問題

引發蛋白尿的機理,主要是腎小球毛細血管基膜增厚,通透性增高,蛋白質被濾出所致。中醫認為,這主要是脾腎陽虛、氣虛,升攝、封固之能失職所致。

對於蛋白尿的治療,筆者認為,主要應採用補益、固攝之法則,補即補益脾腎,最常用的藥物有黃芪、白朮、茯苓、山藥、黨參、枸杞子、菟絲子、山茱萸、女貞子等,特別應重用黃芪、白朮。固攝常用藥有芡實、石蓮子、蓮鬚、益智仁、金櫻子、五味子、龍骨、牡蠣等。此外,附子、桂枝以及益母草等活血化瘀藥等也常配合應用。

2.應用激素後撤不下來該怎麼辦

研究表明,激素有溫補腎陽的作用,激素撤不下來時,應重用溫補腎陽類藥物,主要是附子、肉桂。開始時,兩藥的用量可給6~10克,隨著激素減量,應漸漸增加兩藥的用量,最後可達15~20克以上。筆者曾用此法治療多位患者,成功將激素撤下。或可配合常用方濟生腎氣丸。

3.腎功能衰竭的病機與治療原則

對於慢性腎功衰竭,多數學者認為,其與中醫學所說的關格(編者註:腎氣衰敗,緻小便不通與嘔吐並見,相當於慢性腎功能衰竭)、水腫、癃閉、虛勞、血證等有關。認為脾腎陽虛是本,濁陰內聚是標,在病理上表現為正虛邪實。正虛尤其是腎陽虧損,腎關因陽微而不能開,故尿少或尿閉;邪實水濕濁氣逆行上泛,故嘔吐不止。治療應以益氣健脾、溫腎利水、活血化瘀、通腑降濁、清營解毒等法則為主。特別是對關格急症,應“治主當緩,治客當急”,但以不傷正為原則。

《備急千金要方》中的溫脾湯(大黃、附子、乾薑、人參、甘草)是治關格的常規用方。其中,大黃攻下、降濁、解毒的功效極佳,與參、附同用是補瀉同用之法。若大便仍不通,可加當歸、芒硝。但降濁攻下是權宜之計,不宜久用。然制大黃可長期應用,但用量宜小,以達降濁而不傷正之目的。此外,黃芪、肉桂、黃連溫膽湯(黃連、半夏、陳皮、茯苓、甘草、竹茹、枳實、大棗、生薑)等多配合應用。對慢性腎功衰竭,將通腑降濁法與活血化瘀法聯合應用,功效最好。

現代研究表明,具有改善腎臟功能作用的藥物有很多,如黃芪、人參、黨參、山藥、山茱萸、白朮、菟絲子、補骨脂、女貞子、生地黃、玄參、麥冬、枸杞子、茯苓、肉蓯蓉、巴戟天、黃精、鱉甲、阿膠、龜板、鹿角膠、鹿茸、淫羊藿等。鑑於腎功能衰竭是以脾腎陽虛為主,尤以腎陽衰微為病之本,故用益氣助陽藥常獲良效,特別是藥用人參、黃芪、熟附子等。

人參、黃芪合用具有改善腎臟血液循環、提高腎小球濾過率、提高酚紅的排泄率、降低血中非蛋白氮等作用,並有調節腎臟與機體平衡之紊亂的作用。若與淫羊藿、巴戟天、肉蓯蓉等補腎藥物合用,其效尤佳。而熟附片是溫腎扶陽的首選藥物,對恢復腎臟功能有顯著功效,其用量常達30克,其效始捷。還有不少學者提出,應用酸甘化陰法或陰陽兼顧的法則,比單純應用溫補腎陽法或滋陰補腎法效果更好。

活血化瘀類藥物對於改善腎臟功能也有一定功效,不但可擴張血管、改善腎臟的有效血循環、促進腎功能恢復,起到祛除瘀滯的作用,且對水腫、蛋白尿、高血壓等典型症狀也有明顯的消退作用。

4.腎病中最常並發的高血壓病問題

腎臟疾病中常並發高血壓,其主要病機為腎陽或腎陰虛衰所致,應重視防治。一般治療時,應在溫腎助陽(藥用肉桂、附子、仙茅、蘆巴子等)或滋陰益腎(藥用生地黃、山茱萸等)的基礎上,配合用有降壓作用的中草藥,如桑寄生、杜仲、懷牛膝、茺蔚子、地龍、天麻、益母草、生山楂、決明子、玉米須等,標本兼治,功效尤著。